天津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今天是:2019年5月26日 星期日
首頁 >> 學術圖片新聞
房產購置性別差異及女性購房探析——基于2010年和2016年中國家庭追蹤調查數據
來源:中國婦女研究網 | 本網發布日期:2019年4月2日
標題: 房產購置性別差異及女性購房探析——基于2010年和2016年中國家庭追蹤調查數據
作者: 宋月萍
資料來源: 新女學周刊 行范
發布時間: 2019/4/1
關鍵字: 房產購置 性別差異 女性購房 中國家庭追蹤調查 數據
 

編者按

近日,一份《2019年女性安居報告》顯示,在30歲以上的單身女性中,47.1%的人已經購房,引發關于“單身女性成為了購房主力”的討論。本文作者通過分析更具代表性的2010年和2016年中國家庭追蹤調查數據,發現雖然城鎮女性購置房產的比例在上升,但男性房產購置率依然要大大高于女性,財富的性別不平等更值得關注。“單身女性成購房主力”話題不值得炒作,只有當輿論不再把女性購房當作熱點事件的時候,性別平等觀念才真的已成為共識。

近日,某地產中介公司發布了《2019年女性安居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分析了北京、深圳、上海、杭州、南京、武漢、重慶、合肥、鄭州、長沙、蘇州、西安共12個城市的二手房交易數據,并對近千位18歲~50歲的購房女性群體進行了調研。

《報告》對2018年其平臺上67724筆房產交易分析后發現,其中,47.9%的買家是女性,相比之下,“2014年時該比例僅為30%左右”。《報告》還指出:在30歲以上的單身女性中,47.1%的人已經購房,其中全款購房者達到三成以上。一些媒體在解讀此報告時,認為“單身女性成為購房主力”,更有甚者,認為“單身女性接過了丈母娘的旗,背起了房價高企的鍋”。

城鎮女性和男性名下房產狀況及差異

顯然,基于二手房交易網站的調查數據抽樣框不合理之處顯而易見,其結論不可避免“存疑”,缺乏信服力。那么,近些年女性購房行為究竟發生了何種變化,尤其是單身女性的購房行為是否真如此報告所說那樣,近一半都已購房?與此同時,男性的購房行為又有何變化?通過分析更為客觀、更具代表性的2010年和2016年中國家庭追蹤調查數據,初步勾勒我國城鎮女性和男性名下房產狀況及差異,筆者可以觀察到如下三點現象:

第一,近些年城鎮女性名下有房的比例在上升,但仍遠遠不如男性。中國家庭追蹤調查數據顯示,2016年,14.7%的城鎮女性名下有房產,比2010年上升了9個百分點;但同時,43%的男性名下有房產,比2010年上升了8個百分點。總的來說,房產購置比例的上升是男女兩性共同的趨勢,性別差異并未消弭。

第二,城鎮未婚男女購房比例都在上升,而且性別差異進一步拉大。數據顯示,2010年不到1%的未婚女性(0.65%)購房,未婚男性購房的比例為2.15%。2016年未婚女性購房的比例上升到4.13%,比男性低5.3個百分點。未婚男女購房比例的上升說明家庭資產配置向成年未婚子女傾斜,這一方面說明城鎮家庭資產財富在增加,另一方面亦可能受到婚姻法變遷中對婚前財產重新解釋的影響。

第三,2016年城鎮30歲以上的未婚女性房產購置率超過兩成(22.8%),其水平和上升幅度均高于男性(19.6%)。雖然與上述報告渲染的比例有很大距離,但30歲以上未婚女性房產購置率的快速上升,反映出近些年我國女性經濟發展能力上升、經濟獨立意識增強。

女性房產購置行為變化原因再分析

1998年住房商品化以來,城鎮住房房產逐漸成為家庭財產的核心部分,房產無論是對家庭還是對個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如何客觀地評價女性房產購置行為的變化?如何看待我國女性房產購置行為變化的原因和意義?可能需要進一步結合宏觀社會經濟環境、政策制度環境的變遷,才能避免“見風就是雨”式的結論聯想。

首先,女性房產購置比例的持續上升,是我國住房制度改革的“無心插柳”之果。伴隨著我國經濟改革,1998年住房市場化改革一方面打破了原有的單位等級分化的住房分配制度,住房市場迅速發展,住房供給明顯增加,家庭購置房產的比例也明顯增加。另一方面,住房制度的變遷主要是順應市場化改革,但“無意”間打破了男性職級占優導致的住房產權的性別不平等,女性更可能擁有(或共同擁有)住房產權,對女性參與家庭房產購置帶來深遠影響。

其次,女性房產購置比例的上升,是女性經濟能力增強,女性更廣、更高質量的參與經濟活動,共享經濟發展收益的表現。女性經濟獨立的一個主要表現是勞動力市場參與,擁有一份獨立的、持續的勞動收入是個體發展提升的前提。而隨著女性經濟賦權和能力的進一步增強,開始在家庭資產購置、甚至獨立購置房產等方面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從“賺錢”獨立到“花錢”自由,是女性人生價值實現的生動體現。這也說明,當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時,性別平等的概念應更豐富,性別平等的度量也應涵蓋財產維度。

再次,未婚女性購置房產的增加,是多因素作用的結果,婚姻法對婚前房產的重新解釋僅僅是其中一個因素。相當一部分未婚女性購置房產需要原生家庭的支持,“80后”“90后”城鎮女性大部分為獨生子女,其原生家庭在代際間配置家庭內部資源時性別選擇空間更小,女性客觀上獲得更集中的家庭經濟支持,這是未婚女性購置房產的客觀家庭經濟基礎。而2011年婚姻法對婚前房產的重新解釋僅僅是強化了原生家庭為未婚子女購房的動機,要注意的是,不僅是未婚女性,未婚男性購房同樣也受到影響。從性別比較就可以知道,不僅僅是未婚女性的房產購置率在上升,未婚男性的房產購置率同樣也在上升,甚至上升幅度要高于未婚女性。

不應刻意放大“大齡”“單身”“女性”關鍵詞

至于30歲以上“大齡”單身女性房產購置比例上升,隨著受教育程度的提升、初婚年齡的推遲,處于黃金年齡的經濟獨立的職業女性通過購房配置獨立資產,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情,這是個人處于一定生命階段時做出的理性選擇。筆者認為問題在于放到購置房產這個問題上,部分媒體刻意放大了“大齡”“單身”“女性”關鍵詞,為何單身女性買房就會引起關注?而男性買房似乎就是天經地義?

我國提性別平等、女性獨立提了近百年,單身女性買房還成為熱點新聞,這本身就說明,傳統觀念里認為買房是男方的責任,而房子是兩性結婚的前提條件的思想還是沒扭過來,而女性購房、或單身女性購房恰恰是對這種歧視女性的觀念帶來了沖擊。而只有當媒體和輿論不再把女性購房當作一個熱點事件的時候,性別平等觀念才真的成為共識。

需要重申的是,對任何群體,不論是男性還是女性、單身還是在婚,買房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單身人士購房還是個小比例事件。雖然我國城鎮女性購置房產的比例在上升,但房產購置上的性別差異依然存在,男性房產購置率依然要大大高于女性,財富的性別不平等更值得引起關注。依據一個二手房交易網的調查而得出的“單身女性成購房主力”此類的新聞不值得炒作,用不科學的方法對一個小范圍群體得到的結論的可靠性值得懷疑,大肆渲染此類新聞,只會掩蓋更為廣袤的其他地區,更為廣泛的其他人群的真實情況。

(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副教授、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訪客你好,
推薦文章
更多>>
熱點專題
更多>>
圖片新聞
在40年改革開放偉大歷程中濃墨譜寫中國婦女事業新篇章(一)
沈躍躍: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 推動新時代婦女研究事業創新發展
女性越來越不著急結婚? 三十而婚已成常態
2018 女性領導力論壇——世界因“她”而變
俞敏洪通過中國女網向廣大女同胞誠懇道歉!
沈躍躍在京調研家庭工作時強調: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同全國婦聯新一屆領導班子成員集體談話時的重要講話精神 做好新時代家庭工作
中國婦女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與新時代同行 為新目標奮斗 在新征程建功 做新時代新女性
習近平在同全國婦聯新一屆領導班子成員集體談話時強調 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婦女發展道路 組織動員婦女走在時代前列建功立業
推薦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招聘信息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